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美聯儲如期降息 政策路徑或回歸“數據依賴”

發布時間:2019-10-31 21:43

作者:記者戚奇明

  北京時間10月31日凌晨,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宣布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區間下調25個基點到1.5%至1.75%的水平。這是美聯儲今年以來第三次降息,符合市場預期。
  政策路徑或回歸“數據依賴”
  美聯儲當天結束貨幣政策例會后發表聲明說,9月份以來的信息顯示,美國經濟活動保持溫和擴張,家庭支出增長強勁,但企業固定資產投資和出口仍然疲軟。美國整體通脹率和剔除食品和能源價格后的核心通脹率仍低于2%的目標。聲明還說,考慮到全球形勢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和溫和的通脹壓力,美聯儲決定降息,但美國經濟前景仍面臨不確定性。美聯儲在評估合適利率路徑的同時,將繼續觀察未來形勢對美國經濟前景的影響。
  “此次美聯儲降息為年內第三次降息,符合市場預期。政策聲明中,對固定投資的表述由‘已經走弱’修改為‘保持疲軟’,同時刪除了‘將采取適當行動維持經濟擴張’的表述。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當前的貨幣政策立場是合適的,繼續預計經濟以溫和的速度擴張。”國盛證券研報指出,綜合考慮聲明文本的變化和鮑威爾的表態,美聯儲12月再次降息的概率不大。
  對于美聯儲今年前兩次的降息,市場人士稱為“保險性降息”而并非進入降息周期中。如今的情況是否已發生轉變?
  國盛證券研報認為,美聯儲政策路徑將回歸“數據依賴”,降息周期尚未終結,2020年上半年可能再次降息。“7月31日美聯儲第一次降息時,鮑威爾曾稱之為‘保險性降息’,主因是市場預期和特朗普的雙重施壓。但與1995年、1998年兩輪典型的‘保險性降息’相比,當前美國非金融企業部門債務壓力顯著提高,經濟中長期面臨較大的衰退風險,因此不能將本輪降息周期視作一般意義上的‘保險性降息’。為應對潛在的企業債務風險,美聯儲仍具備繼續降息的必要性。鑒于近期鮑威爾重新強調‘數據依賴’的重要性,后續美聯儲降息節奏將主要取決于經濟數據。一旦經濟數據明顯走弱,美聯儲貨幣政策立場大概率將再度‘轉鴿’。”該研報指出。
  除了受到經濟因素的影響,目前美聯儲受到的政治壓力也顯而易見。美國總統特朗普對美聯儲的利率決議以及對鮑威爾多次進行公開批評,并屢次要求美聯儲大幅度降息。
  “美聯儲的降息動作確實受到雙重因素影響。一方面是出于維持美國經濟增長的需要。另一方面,特朗普多次向美聯儲發出口頭‘抨擊’,認為美聯儲降息速度太慢,影響了美國經濟的持續增長。”上海市人民政府決策咨詢研究基地余南平工作室首席專家余南平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目前美聯儲的獨立性受到干擾。“特朗普希望美國經濟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以期在明年的總統大選中得到連任,而降息有利于拉長美國經濟增長周期,因而其一再要求美聯儲降息。但從美聯儲的角度考慮,如果一再大幅降息,將與美國經濟基本面背道而馳。目前來看,美聯儲在政治性與獨立性之間受到一些困擾。”
  值得關注的是,在美聯儲此次降息后,多個國家和地區迅速跟進。其中,巴西央行降息50個基點至5%,為年內第三次降息,科威特、阿聯酋、巴林、沙特等國央行也采取降息行動;香港金管局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至2.00%。日本央行雖然維持基準利率為-0.1%不變,但調整了前瞻性指引,以更明確地暗示未來降息的可能性。
  經濟長期發展動能猶存
  鮑威爾當天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目前美聯儲的貨幣政策立場可能是合適的,但如果未來經濟數據導致美聯儲對美國經濟前景評估出現實質性變化,美聯儲將采取相應行動。那么,美國經濟未來是否會明顯走弱呢?
  10月30日,美國商務部公布的初次數據顯示,今年第三季度美國實際國內生產總值(GDP)按年率計算增長1.9%,低于第一季度3.1%和第二季度2%的增速。數據顯示,第三季度實際GDP的增長體現出相對強勁的個人消費支出,占美國經濟總量約70%的個人消費支出第三季度增幅為2.9%,低于前一季度4.6%的增幅。反映企業投資狀況的非住宅類固定資產投資下滑3.0%,已連續兩個季度下滑。
  當季,個人消費開支為經濟增長貢獻1.93個百分點,明顯低于上一季度的3.03個百分點;非住宅類固定資產投資拖累經濟增長0.40個百分點;凈出口拖累經濟增長0.08個百分點;私人庫存拖累經濟增長0.05個百分點。剔除能源和食品價格的核心個人消費支出指數當季增長2.2%,自去年第三季度以來首次達到美聯儲設定的2%的通脹目標。
  “截至今年三季度,美國經濟整體表現相對強勁,這主要是由消費增長驅動,但部分數據出現疲軟。”余南平表示,“今年美國經濟增長主要得益于減稅政策的影響和資本市場的繁榮,但這兩個因素可能無法持續。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企業或無意進一步加大投資,而企業投資下滑會對資本市場造成一定程度的負面影響。同時,私人消費對經濟的支撐作用也在減弱。”
  “雖然美國市場對貨幣因素尤其是對利率調整的反應較為敏感,利率高低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企業投資和經濟發展,但僅靠利率政策無法左右美國經濟。”余南平強調。
  不過,業內人士也指出,在全球經濟增速放緩、貨幣政策對經濟的影響邊際遞減的情況下,美國經濟仍存在一些長期動力。
  “從較長時間的歷史經驗來看,科技進步是美國保持長期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趙廷辰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美國保持了70年以上較為穩健的經濟增長,與美國在科技領域始終保持前沿地位密不可分。這一方面有賴于美國強大的科技人才儲備和培養體系,如美國的頂尖大學、高科技企業數量在全球居首。另一方面,美國金融體系對高科技研發及向商業應用轉化具有很強的支持能力,高科技企業或技術比較容易獲得融資。此外,美國對科技研發、專利保護有較為完善的法律體系。這些因素是美國科研實力長期保持快速發展的基石,只要這些因素保持穩定,美國經濟的長期增長將較為穩定。”
  趙廷辰進一步指出,“根據美國陸軍研究與技術辦公室的有關分析,到2047年,美國在高端材料與制造、機器人與人工智能、虛擬現實、空間技術、量子計算、能源、生物制藥與人類增強等高科技領域仍將保持領先優勢,這將為美國經濟的增長注入長期動力。”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