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特別策劃

行業“謝幕”倒計時 網貸平臺路在何方

發布時間:2019-10-31 21:43

作者:記者李思

  隨著網貸業清理整頓工作持續深入推進,清退已然成為行業主旋律。近日,湖南省取締了轄內納入行政核查的24家網貸機構;山東省發布風險提示稱,將對全省范圍內未通過驗收的P2P網貸業務全部予以取締;貴州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布了第二批退出市場的網貸機構名單,共21家網貸機構退出。據統計,今年已有逾1200家網貸機構停業。在行業“謝幕”倒計時之際,存量網貸平臺未來該何去何從?
  轉型助貸不確定性猶存
  目前來看,對網貸平臺而言,轉型助貸機構或是門檻相對較低的出路。據悉,所謂助貸業務,是指互聯網平臺或金融科技公司在金融機構的貸款營銷、獲客、運營、風控、催收等領域提供服務。在助貸模式中,網貸平臺實際上成為了傳統貸款機構的渠道方,為銀行等金融機構引流并承擔相應的初步審批職責。
  “目前,提供助貸服務的機構有多種類型,包括互聯網流量巨頭,金融科技公司、網貸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甚至持牌機構也會提供助貸服務。目前來看,成功轉型助貸的網貸平臺主要是頭部公司,且助貸已逐漸成為其主營業務。”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向《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助貸服務推動了金融機構的數字化業務能力,擴大了客群,但與此同時,相關合作過程中的不規范行為可能隱藏著風險。例如,助貸機構向借款人收取息費或變相以服務費形式收取息費;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在貸后催收環節出現違規催收,進行違規擔保等。”
  “在助貸模式中,金融機構與助貸或聯合貸款機構之間存在風險分擔比例不合理的情況。”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同時,與傳統金融機構合作的金融科技公司是否需要持牌,或需要持有哪種類型的金融牌照并未完全明確。”
  事實上,近期助貸行業面臨新一輪洗牌,不僅地方監管部門對助貸、聯合貸等業務的監管力度不斷加強,不少銀行也開始收緊助貸業務。
  “近期,北京發文規范助貸等業務,合作實行名單制,并明確提出多個禁止項;銀保監會發文,要求助貸機構未經批準,不得提供融資擔保服務等;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提出,為從事非法放貸活動,實施擅自設立金融機構、套取金融機構資金高利轉貸、騙取貸款、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擇一重罪處罰。”于百程表示,這都將對有意轉型助貸的網貸平臺構成壓力。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在得到進一步規范后,助貸業務具有長期存續的價值。“在消費金融市場中,助貸業務的形式多樣,建議監管層對助貸機構設置嚴格的準入門檻,按照其業務形態進行穿透式監管,根據其經營能力進行分類分級監管,對其展業范圍、擴張規模等方面進行規范。與此同時,監管層應對具備實力的互聯網企業或金融科技企業設置助貸服務標準。”尹振濤表示。
  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張葉霞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也表示,網貸平臺轉型助貸業務的出路并未完全堵死。“近期出臺的政策主要是為了規范助貸機構與金融機構合作,推動助貸業務回歸本源。因此,僅向金融機構提供獲客等環節中介服務的純助貸業務仍有生存空間。具備核心競爭力,如資產端、技術能力強的網貸平臺仍可向助貸轉型,但不排除助貸業務未來需要持牌經營的可能性。”
  轉型網絡小貸殊為不易
  除轉型助貸外,轉型網絡小貸公司也是網貸平臺轉型的路徑之一。銀保監會副主席祝樹民近日表態稱,銀保監會、人民銀行正會同有關地區研究制定P2P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轉型的具體方案。
  不過,在業內人士看來,網貸平臺想要轉型為小貸公司殊為不易,或僅少數平臺能夠成功。
  “對于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監管層目前持鼓勵態度。相關信息顯示,監管層后續或出臺相關監管辦法,為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提供政策支持。”于百程指出,“不過,網絡小貸目前杠桿比例較低,約2倍左右,在資本金有限的情況下,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后,放貸規模會比較受限制。”
  張葉霞認為,網貸平臺轉型網絡小貸主要存在三大難點。“首先,網絡小貸的準入門檻不低,實力較弱的中小網貸平臺轉型難度較大。其次,網絡小貸主要利用自有資金放貸,且各地對網絡小貸設定了嚴格的融資來源和融資杠桿限制。此外,自2017年底監管層叫停網絡小貸牌照批設以來,網絡小貸牌照目前仍處于暫停審批狀態。”張葉霞稱。
  根據中國人民銀行的數據,截至2019年9月末,全國共有小額貸款公司7680家。而據記者了解,目前傳統小貸市場已較為飽和,且很多小貸公司實際處于非正常營業狀態。
  “小貸行業正在加速分化,業內公司數量和從業人數連續下降,資源加速向頭部公司集中。”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紅言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絕大多數小貸公司于2014年之前成立,以對公業務為主,零售基礎薄弱,在經濟下行的趨勢下,面臨與農商行類似轉型難題。目前來看,真正趕上金融科技大潮和消費金融風口的小貸公司數量有限,且多以互聯網平臺系小貸公司為主。”
  “從目前網絡小貸的監管精神看,牌照分級和收緊是大趨勢,準入門檻將大幅提升。”薛洪言進一步指出,“除了頭部網貸平臺,多數網貸平臺很難轉型網絡小貸。同時,轉型為網絡小貸后,平臺將面臨實質性杠桿約束,表內貸款發放能力受限,或仍需要保留助貸業務。更關鍵的是,很多網貸平臺的優勢在資金端,即有龐大的出借人群體,轉型網絡小貸后,資金端優勢不再,若資產端缺乏核心競爭力,將面臨比較大的競爭壓力。”
  那么,隨著網貸業態逐漸退出市場,除轉型助貸或網絡小貸外,網貸平臺還有其他出路嗎?
  “從近期監管動態看,未來會有少數平臺被納入試點,但大多數平臺將通過主動清盤、停業退出或轉型發展等方式離開網貸行業。”張葉霞指出,“目前來看,部分‘小而美’的平臺可能被頭部平臺或有實力的機構收購兼并重組,但絕大數中小平臺或難逃被清退的命運。”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黃彥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未來,除了部分已明確啟動網貸業監管試點的城市外,全國大部分地區的網貸平臺都將面臨出清。除轉型助貸和網絡小貸外,網貸平臺還可向消費金融公司、財富管理平臺等轉型。但在金融監管從嚴趨勢下,如果網貸平臺希望繼續參與金融業務,必須堅持合規經營,積極獲取金融牌照。”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