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古詩詞里話“霜降”

發布時間:2019-10-24 21:46

作者:袁浩

  霜降為農歷二十四節氣之一,一般是在每年公歷10月23日前后,太陽到達黃經210度時。今年霜降為10月24日。霜降節氣含有天氣漸冷、初霜出現的意思,是秋季的最后一個節氣,也意味著冬天即將開始。秋天晚間地面上散熱較快,溫度會驟降到零度以下,空氣中的水汽在地面或植物上直接凝結形成細微的冰針,有的成為六角形的霜花,色白且結構疏松。
  《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說:“九月中,氣肅而凝,露結為霜矣。”此時,我國黃河流域已出現白霜,千里沃野上一片銀色冰晶熠熠閃光,此時樹葉枯黃,開始落葉。《二十四節氣解》說:“氣肅而霜降,陰始凝也。”可見“霜降”表示天氣轉冷,開始降霜。
  古往今來,二十四個節氣是光陰里的禪,詩人們一期一會,不虛度,不辜負。霜降自古備受重視,霜降節氣自然引發了古代詩人的無限感慨。可謂年年有霜降,年年不同人。著名唐代詩人杜牧有詩句“霜葉紅于二月花”,這是膾炙人口的霜降詩詞,那么,還有哪些霜降詩詞是你熟知的呢?讓我們隨時光逆流而上,夢回唐宋,詩人背影飄逸如昨,跟隨他們,生生世世,萬水千山,看物候輪換,賞倜儻詩篇。
  首先來看唐代劉長卿的《九日登李明府北樓》:“九日登高望,蒼蒼遠樹低。人煙湖草里,山翠縣樓西。霜降鴻聲切,秋深客思迷。無勞白衣酒,陶令自相攜。”這首詩寫了秋日游子的羈旅之思,登高遠眺,遠樹蒼蒼,人煙渺渺。霜降日的斷鴻之聲格外悲戚,而羈旅之思也分外低迷。南朝宋史學家檀道鸞在《續晉陽秋》里說:“陶潛嘗九月九日無酒,宅邊菊叢中,摘菊盈把,坐其側久,望見白衣至,乃王弘送酒也。即便就酌,醉而后歸。”詩人不需要白衣送酒,自己帶酒而來,一醉方休。
  唐代元稹的《詠廿四氣詩·霜降九月中》別有一番意境。“風卷清云盡,空天萬里霜。野豺先祭月,仙菊遇重陽。秋色悲疏木,鴻鳴憶故鄉。誰知一樽酒,能使百秋亡。”元稹有一組詠二十四節氣的詩歌,這是關于霜降的一首。
  相比之下,唐代白居易的《歲晚》多了幾分無奈和傷感。“霜降水返壑,風落木歸山。冉冉歲將宴,物皆復本源。何此南遷客,五年獨未還。命屯分已定,日久心彌安。亦嘗心與口,靜念私自言。去國固非樂,歸鄉未必歡。何須自生苦,舍易求其難。”秋天萬物肅殺的景象本就容易使人悲傷,而霜降時節天氣更是驟冷,對于去國懷鄉的人來說本來就傷感,更何況像詩人白居易一樣有過起伏沉落的人生閱歷的人。作為一個游子,白居易有五年沒有回到自己的家鄉,經歷了沉沉浮浮,詩人的心境如同這秋霜一樣,一片清冷,就算此刻身在故鄉,恐怕也未能開心快樂,人生何必自尋煩惱。與寒冷的天氣相對應的,是詩人心灰意冷的人生態度。
  宋代蘇軾的詞作《南鄉子·重九涵輝樓呈徐君猷》卻在矛盾中求解脫,與蘇東坡一貫的超然心態相呼應:“霜降水痕收。淺碧鱗鱗露遠洲。酒力漸消風力軟,颼颼。破帽多情卻戀頭。佳節若為酬。但把清尊斷送秋。萬事到頭都是夢,休休。明日黃花蝶也愁。”該詞上闋寫登臨遠望之所觀所感,通過對自然景象的描寫,表達自己渴望超脫而又無法真正超脫的無可奈何。下闋借登高宴飲來抒發自己達觀的人生態度,同時也表達了對友人的懷念之情。全詞使用戲謔的手法,展現了自己的人生態度,抒發了作者以順處逆、曠達樂觀而又略帶惆悵、哀愁的矛盾心境。作者以詩的意境、語言和題材以及內容入詞,緊扣重九樓頭飲宴,情景交融地抒寫了自己的胸襟和情懷。
  宋代歐陽修的《新營小齋鑿地爐輒成五言三十七韻》則充滿著人間煙火氣息。現摘錄其中的幾句:“霜降百工休,居者皆入室。墐戶畏初寒,開爐代溫律。規模不盈丈,廣狹足容膝。軒窗共幽窳,竹柏助蒙密。”到了霜降時節,各種室外勞作都停止了,人們開始準備過冬。把門窗縫都用泥涂嚴,屋里生起火爐來替代暖和的天氣,呈現出一派忙忙碌碌準備過冬的境況。
  古詩詞里的“霜降”滋養著一代又一代國人的靈魂。霜降時節,天高云淡,楓葉盡染,我們何不登高遠眺,感受詩詞中的一派深秋景致。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