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格調

潤物無聲——讀韋泱《舊刊長短錄》

發布時間:2019-10-31 21:43

作者:錢志鵬

  近日,韋泱寄來他的新書《舊刊長短錄》,讀后令我耳目一新。
  我與韋泱有共同的興趣和研究取向,業余時間都樂此不疲地淘舊書,搜集發行期50年以上的舊刊,欲想打撈舊時的月色,一同回憶,一同共賞。他特別喜歡搜羅文學舊書刊,因為個人所從事金融職業的習慣,他也注重民國時期金融舊書刊的搜尋與歸集。我雖也有此等癖好,卻因寓居小城市,大不如他在滬上的廣闊天地,至今未覓得一本像樣的金融舊刊。韋泱的《舊刊長短錄》所陳列的民國時期金融舊刊,正好彌補了我心中這么一點小遺憾。他為讀者特別是金融工作者打開了一扇窗,我們不妨進屋去看個仔細。
  應該說,韋泱是幸運的。他幾乎搜羅到民國時期具有代表性的金融舊刊,有錢莊的《錢業月報》,有央行的《中央銀行月報》,有商業銀行的《中行月刊》、《中農月刊》,有保險公司的《華安》,還有老牌金融雜志《金融周報》,以及金融圖書館的《海光》和金融旅行社的《旅行雜志》以及金融文學刊物《金聲》,林林總總,包羅萬象,豐富多彩,彌足珍貴。
  企業文化是一種潤物無聲的軟實力,其中的載體企業報刊是一個好的方向標。我認為,創辦企業報刊,特別是金融報刊對提升銀行員工的綜合素養和金融機構的社會形象大有好處,只可惜當下的金融報刊大不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那樣的發達,整個金融報刊較以前遜色不少,未免可惜。
  還好,有韋泱搜羅到的這些民國時期的金融舊刊可以彌補,就是現在來讀它的發刊詞或者是辦刊宗旨,仍然不過時,不忘初心。
  《錢業月報》的發刊詞中明確辦刊宗旨:“以聯絡同業之感情,維護公共之利益,促進其業務上之發達,矯正其習慣上之弊端。”并要求《錢業月報》向同人灌輸新知識、新觀念,特別提到“矯正其習慣上之弊端”,使它成為錢業同人和廣大讀者的良師益友。
  在《中央銀行月報》復刊號上,時任央行總裁俞鴻鈞親自撰寫復刊詞,指出復刊的三大任務:一是研討當前經濟問題,以供政府施政參考;二是廣為介紹各國經濟金融政策與有效方案,以促進國際合作,對內達成繁榮目的;三是收集發表國內外各種經濟金融資料、統計數據供各界參考。復刊后每月經濟述評從未間斷,全國性銀行業務統計資料尤具權威性,在民國時期金融舊刊“四大花旦”(其他“三大花旦”為《金融周報》、《錢業月報》和《中行月刊》)中,它雖創刊最晚,卻因為它的權威性和中央銀行的地位而穩坐第一把交椅。
  金融是國家的重鎮,關系到國計民生。一份金融刊物是銀行金融機構聯系客戶的感情紐帶,也是銀行金融機構外樹形象、內提素質的名片和窗口。作為一名老金融工作者,我衷心期望這一道風景線更加艷麗多彩。
  舊刊,是歷史的一個縮影。所慶幸的是,正是有無數像韋泱那樣的有心人和熱心人,才沒有讓這些舊刊湮沒在歷史的長河中,而能夠再現出歷史的原有風貌。特別是他搜羅到的民國時期這些具有代表性金融舊刊,將為金融史提供一份可靠的研究資料。可謂功德無量。
  再舉其他兩例以證明其功效。先說老牌金融雜志《金融周報》的欄目設計,該刊有社論、調查、論著、譯述、報告、統計、法令、銀行實務、職工園地、講座、通訊等十多個欄目,林林總總,包羅萬象,雅俗共賞。既有刊載上海及各地工商與財政金融消息,也有國內外銀行調查以及銀行、錢莊和市況統計資料等,還就當時金融形勢進行理論探討,提出建議或加以批評。而反觀當下的金融報刊更多是取向專業化、系統化、內部化的編輯方針,缺乏的是大眾化的普世精神,從而也使大眾讀者失去了閱讀興趣。
  再說一下民國時期金城銀行同德會主辦的金融文學刊物《金聲》,韋泱手上所存的第18期“新年號”專刊,是由“專論”、“文藝”和“通訊”三大部分的內容組成。這一期不僅有“新年獻辭”這一類的應景之作,還有經濟、金融、人事及文體通訊和消息以及散文、隨筆和詩歌若干,以文學為主基調,辦得生動、豐富、活潑,也為從事繁重而單一銀行業務的金融機構員工的業余生活,帶來一份豐碩的精神食糧,其樂無窮。
  韋泱的《舊刊長短錄》共匯集文章六十篇,這是他退休后的第二本新書(第一本書是《暫不談書》),由于時間所限和個人職業所需,我只能選讀有關對金融舊刊的書話,窺一斑而知全豹,相信書中的其他書評同樣是精彩的,它將為廣大讀者帶來愉悅的閱讀感受。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