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海外

IMF下調今明兩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期 周期性因素或是全球經濟下行主因

發布時間:2019-10-17 21:47

作者:記者戚奇明

  日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調至3%,較7月份預測值下調0.2個百分點。這也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最低水平。
  全球經濟增長下行探由
  相對于7月份的預測,此次IMF對2019年、2020年的全球GDP增速預期分別下調0.2和0.1個百分點至3%和3.4%;對2019年的美國GDP增速預期下調0.2個百分點至2.4%,對其2020年GDP增速預期上調0.2個百分點至2.1%;對2019年、2020年的歐元區GDP增速預期分別下調0.1個百分點和0.2個百分點至1.2%和1.4%。對2019年、2020年的德國GDP增速預期分別下調0.2個百分點和0.5個百分點至0.5%和1.2%;對2019年的日本GDP增速預期維持在0.9%,對其2020年GDP增速預期上調0.1個百分點至0.5%。對2019年、2020年的中國GDP增速預期分別下調0.1和0.2個百分點至6.1%和5.8%。
  報告稱,貿易壁壘上升、貿易和地緣政治不確定性增加、部分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宏觀經濟壓力,以及發達經濟體結構性因素導致今年世界經濟放緩。
  “今年全球經濟增速下行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庫存周期處于下行階段。”上海發展研究基金會研究員何知仁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一般來說,企業會存在一個從補庫存到去庫存的自然的經濟行為規律,這個過程會反映在宏觀經濟上。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無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會經歷這種約3至4年為一個周期的經濟波動,而2019年和2020年恰好處在這一輪庫存周期的下行階段。
  “其次,全球經濟增速下行可能是受中國經濟的影響。經觀察發現,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中國的經濟周期往往稍領先于美國、日本、歐洲等發達經濟體的經濟周期。”何知仁稱,“這并非偶然現象。從2008年開始,中國在投資和進口方面對全球經濟有重大貢獻,中國經濟的體量也達到非常大的比重。而當前,中國經濟開始持續下行。在中國經濟沒有企穩的情況下,考慮到其要比美國、日本、歐洲經濟周期提前約2到3個季度,所以,美、日、歐的經濟接下來也大概率會繼續下行。”
  何知仁認為,全球經濟增長下行還有一些其他原因,包括前期美聯儲的縮表以及全球貿易保護主義興起等,但這并不是最重要的。“貨幣政策只是對經濟的反周期調節,不會改變經濟的運行趨勢。貿易爭端也只是加速了本輪經濟下行的速度,不會影響趨勢。此外,一些結構性原因,比如發達國家的老齡化問題、技術瓶頸等都是長期因素,對于解釋短期經濟下行的原因,并非最重要。”何知仁指出。
  中國目前問題可控
  至于發達經濟體中的美國和日本,IMF為何會上調對其2020年經濟增速預期,何知仁推測,這可能與IMF考慮到明年的貿易爭端形勢將有所改善有關。
  值得一提的是,10月7日,美日兩國政府正式簽署貿易協定。根據該協定,日本將調降對美國農產品的關稅稅率,美國也將對日本農產品削減關稅,同時進一步開放相關市場。10月11日,新一輪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在華盛頓結束。美方表示雙方達成了實質性的第一階段協議。中方表示雙方在一些領域取得實質性進展,同意朝著最終達成協議的方向努力。
  此外,IMF預計,發達經濟體今明兩年經濟增速均放緩至1.7%;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今明兩年經濟增速分別放緩至3.9%和4.6%。對于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來說,面臨的挑戰有什么不同?
  何知仁認為,發達國家主要還是擔心一些經濟的周期性問題,以防止經濟過度波動,陷入通縮漩渦,以及國內人民嚴重失業等。發展中國家主要還是擔心發展中的結構性問題,包括體制效率不高、金融風險積聚、環境污染、貧富兩極分化等。“中國正介于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之間,所以兩方面的結構性問題和周期性問題都會有所考慮,不過這些問題目前都還可控。”何知仁表示。 
  

    10月15日,IMF發布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下調至3%,較今年7月份預測值下調0.2個百分點。這也是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最低水平。圖為當日,IMF首席經濟學家吉塔·戈皮納特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話。 供圖新華社
  【延伸閱讀】
  IMF官員建議利用財政政策應對全球經濟放緩
  據新華社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財政事務部主任維托爾·加斯帕爾10月16日表示,財政政策是當今經濟政策核心,各經濟體應利用財政政策應對全球經濟同步放緩。
  加斯帕爾當天在IMF秋季年會上表示,當下全球通貨膨脹率和通脹預期均低于目標水平。同時,不少發達經濟體利率水平已降至零或負值,利率下調空間有限。在這一情況下,財政政策應發揮作用支持經濟增長。同時,各主要經濟體應做好準備,在經濟下滑時采取協調行動。
  加斯帕爾說,財政政策在應對全球經濟同步放緩、防范下行風險、促進金融穩定、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以及應對氣候變化等方面發揮著核心作用。有預算空間的經濟體應加大財政政策發揮空間,以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
  IMF當天發布《財政監測報告》,建議各國政府運用財政政策來應對氣候變化問題。對此加斯帕爾表示,目前,即便各國依照《巴黎協定》完全履行各自減排承諾,全球平均氣溫上升幅度也將遠超安全水平。因此,各國政府應進一步采取實質性行動,通過重塑稅收體系和財政政策來抑制二氧化碳排放,將全球變暖幅度控制在安全范圍之內。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