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金融文化

茍且偷生還是舍生取義? 偽鈔制作“見”人性

發布時間:2019-06-24 22:12

作者:戚奇明

  如果你平時關注財經新聞,一定知道中國人民銀行將于8月30日起,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包括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新版人民幣的發行很大程度與“防偽”有關。另外,與偽鈔制造相關的影片也不勝枚舉,如2018年由莊文強執導的《無雙》,講述了犯罪天才“畫家”與造假天才李問聯手造出超級偽鈔的故事;1986年由吳宇森執導,狄龍、周潤發、張國榮主演的《英雄本色》,開頭便有經典一幕:周潤發飾演的“小馬哥”帶著墨鏡用偽美鈔點煙。
  本期,“小金”向大家推薦一部講述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制造偽鈔的影片——《伯納德行動》。
  《伯納德行動》拍攝于2006年,根據阿道夫·博格原著《魔鬼工廠》(The Devils Workshop)改編。由斯戴芬·盧佐維茨基執導,卡爾·馬克維斯、奧古斯特·迪赫、馬丁·布拉姆巴赫、大衛·史崔梭德出演。該片講述了二戰期間一群具有偽造技術的猶太人在集中營里被迫為納粹印刷偽鈔的故事。該影片榮獲了2008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和2007年德國電影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獎。
  故事開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之前的德國,猶太人索洛維奇憑借以假亂真的偽造技術混跡于柏林的各種娛樂場所,過著聲色犬馬的生活。但好景不長,在一次酒醉醒來后,他被潛伏在身邊的納粹黨警察督察長赫爾佐逮捕并送往集中營。因顯露出制作偽鈔的“特殊才能”,索洛維奇很快被轉至柏林北部的薩克森豪森集中營。在那里,他與彼時已在柏林警衛隊偽鈔部任職的赫爾佐再度面對面,并被后者指派,與其他幾名猶太偽鈔制造“專家”一起完成一項任務——為納粹制造大量偽鈔,以打擊英美等反法西斯同盟國的經濟和金融體系,這項任務被稱為“伯納德行動”。索洛維奇則被任命為假鈔加工印刷部主任,負責假鈔的“質量過關”問題。
  由于制造偽鈔是一件對工藝精細程度要求很高,且需要“保密”的工作。因此,影片中,納粹德國在集中營內秘密設立了“假鈔加工印刷部”,除具體負責“伯納德行動”的納粹指揮官外,集中營內其他納粹指揮官對此也一無所知。出于“質量”考慮,納粹德國挑選集中營里精通制作偽鈔的猶太人,包括制圖專家、修復師、銅雕師、印刷工、設計師、攝影師等,并為他們配備大量最新的機器、材料。從紙張的選用到底片的制作、印刷,“伯納德行動”負責人在整個過程中都“嚴格把關”,甚至還在“工作場地”內設有“質量檢查處”。
  影片中有這樣一個情節,可以體現偽鈔制造者的縝密心思。在偽造英鎊時,當得知英國人不喜歡用錢包,而喜歡用別針把紙鈔固定,制偽者就在英鎊的邊緣打了很小的洞。這個專門針對英國人用鈔習慣而設計的細節,充分體現了制偽者的“功力”。然而,影片中制造偽鈔的猶太技術人員是由于受到納粹的死亡威脅,不得已而為之,但他們也盡可能與納粹德國周旋,拖延偽鈔制造的時間,最終使德國打擊美國經濟的計劃“流產”。
  眾所周知,一個國家的貨幣對本國經濟、金融而言十分重要,大量偽鈔一旦進入市場,將引起通貨膨脹,稀釋國民財富,甚至可能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戰爭時期,這種情況的發生很可能會影響整個戰爭的局勢。和平時期,則會阻礙一個國家的發展進程。因此,各國對于偽鈔的防范非常重視,不斷更新防偽技術。以我國為例,自1999年第五套人民幣問世后,一方面,現金流通情況發生了巨大變化,現金自動處理設備快速發展。另一方面,假幣偽造形式也不斷多樣化。由此,貨幣防偽技術必須加快更新換代步伐,這就對人民幣的設計水平、防偽技術和印制質量提出了更高要求。中國人民銀行定于2019年8月30日起發行2019年版第五套人民幣50元、20元、10元、1元紙幣和1元、5角、1角硬幣,一定程度上也是出于對偽鈔的防范。此外,中國人民銀行也在統籌推進5元紙幣質量提升的研究工作,持續加大貨幣印制新技術的研發力度。
  除了展示制造偽鈔的過程本身,《伯納德行動》還刻畫了猶太技術人員,尤其是主人公索洛維奇在制造偽鈔過程中內心的沖突和煎熬。在納粹淫威之下,若不按時制造出偽鈔,與索洛維奇共事的猶太難友將被納粹槍決;若按時制造出偽鈔,則相當于打擊正義方的反法西斯同盟國。索洛維奇無時無刻不在糾結。偽鈔組里的其他猶太成員,同樣陷入是舍生取義,還是茍活于亂世的兩難境地。到底是該保護自己和身邊同胞的生命安全,還是盡可能幫助遠方為抗敵而戰的友軍?對于哪一種選擇更為高尚,《伯納德行動》并未給出答案,而是以近乎白描的方式展現他們各自的態度。索洛維奇作為“主任”,則盡可能在兩種選擇中取得平衡。比如,他盡可能支持一些“隊友”以放緩偽鈔制作進程。當“隊友”博格故意在排版工序上出錯,有幾個猶太技術人員打了博格,甚至差一點向納粹軍官告發博格。他們解釋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個:為了活下去。而索洛維奇一方面警告那些想要告發博格的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出賣隊友,另一方面,他又拒絕了博格試圖在集中營里發動暴動的計劃。又如,當得知其中一個青年猶太“隊友”得了肺結核后,索洛維奇不惜為赫爾佐及其家人偽造假護照以逃脫戰爭責任,來換取藥物挽救這位猶太青年的生命。
  “小金”認為,面對死亡產生的恐懼是人的本能,每個人或會選擇生存。而對于受到死亡威脅參與“伯納德行動”的猶太人來說,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但他們卻冒著生命危險拖延制造偽鈔的時間,甚至在“成品”上做出一絲破綻。最終,為保住所有猶太技術人員的性命,索洛維奇只在截止日期前交出偽造英鎊的設計稿,而未幫助納粹制造假美元,最終使納粹德國破壞美國經濟的計劃“流產”。
  當然,“小金”在此要著重強調的是,影片展現的是特殊歷史背景下,“特殊人物”的特殊經歷。而如今那些專事貨幣制偽的不法分子,則都為牟取非法利益,甚至是蓄意破壞國家經濟發展。對于這些偽鈔制作者,各國都需嚴打。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