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集藏

端溪之石琢為山

發布時間:2019-10-31 21:43

作者:俞瑩

  天津博物館的藏硯,是國內各大博物館中最具特色的。因為這些古硯大多來自天津籍實業家、收藏家徐世章的捐贈,他在新中國建立前收集了1000多方古硯,是現代藏硯之大家。1954年徐世章因病去世后,他的家人遵其遺囑,將他一生珍藏的近3000件(套)文物和4000多冊圖書,捐獻給天津文化部門,其中包括964方硯臺。
  這些古硯,有的有原配木盒,有的是徐世章請良工用楠木、紫檀等精心配盒,有的硯盒的絲質內襯上,還留有他撰書的關于硯臺的流傳經過以及品評意見,凡是有銘文的硯臺都制成拓片,可謂不惜工本、不遺余力,其中頗多名品佳構。
  如“小玲瓏山館硯山”,便是一方重要藏品。這方硯石應屬于端硯中的子石(底部清代學者阮元刻銘有“端溪之石琢為山,阡阡良田在其間”之句),有一尺多寬,整個造型是一座山,其中亭榭參差、花木扶疏,黃褐色的石皮,被薄意巧雕成山石、樹木、人物等形象,工藝精湛,意境深遠,左下方的一泓紫色池塘,點明了此石之功用——硯池。
  按照徐世章在“玲瓏山館硯山第二”拓片上的題跋所述,此石得于1933年,1938年請傳拓名家周希丁精心制拓。他非常喜歡這方硯山,溢于言表:“余今坐對研山,緬懷高致,猶覺布衣清韻,千歲不渝。”并且鈐有“徐氏濠園珍藏硯山第一”、“馬氏玲瓏山館珍藏硯山第一”印款。詩人蔡可權(曾任北洋政府交通部秘書等職)為此方藏石題詩:“嶰谷硯田百千頃,琢石為山真寶藏。蕓臺老人有題句,古致藻采光縹緗。濠園主人最欣賞,五載以往羅中堂。玲瓏山館今嗣響,臥對丘壑堪徜徉。……”云云,其中提到清代藏書家馬曰琯(號嶰谷)作此硯山,阮元(號蕓臺)刻銘題詩。
  此方硯山背部和底部有三處刻銘。年代最早為背部清代乾隆年間藏書家馬曰璐(馬曰琯之弟,合稱“揚州二馬”)題刻,有點漫漶不清,其中有“米家研山定弗如”之句。底部有道光年間題刻“呼吸湖光飲山綠。道光元年胡昌齡清玩”,并有“雷塘庵主”印款,當是阮元(號“雷塘庵主”)所題。
  胡昌齡是廣東制硯高手,曾經伴侍于阮元身旁。當時愛硯成癡的阮元任兩廣總督兼粵海關監督,有機會經常到端溪訪石,收藏了不少端石硯山,有的至今仍藏于公私藏家。
  此方“小玲瓏山館硯山”背部還有一處阮元題詩:“端溪之石琢為山,阡阡良田在其間。筆耕墨耨期世守,析薪負荷勿偷閑。福兒來羊城省予,適得此研山,乃銘以記之。蕓臺老人。”記錄的是阮元得到此方硯山之后,正好他兒子阮福到廣州省親,故有此刻銘留念。可以想見,此方乾隆年間“揚州二馬”遺存的硯山,五六十年后歸胡昌齡所得,阮元題刻銘記,也是一段收藏因緣。
  “呼吸湖光飲山綠”此句話,出自宋代詩人蘇軾的《書林逋詩后》之中的“吳儂生長湖山曲,呼吸湖光飲山綠。不論世外隱君子,傭兒販婦皆冰玉。”帶有贊許杭州西湖隱士林逋梅妻鶴子的高貴品格,移用于此來贊許“揚州二馬”,可謂十分貼切。
  “揚州二馬”,即清初著名藏書家馬曰琯、馬曰璐兄弟。他們祖籍安徽祁門,后遷居江都(今揚州),以鹽業起家成為巨富。兩人俱有詩名,禮賢下士,慷慨好義,名聞四方,一時名流學子均匯集于其門下,如“揚州八怪”有多人曾經寄寓其門下。清代詩人袁枚曾經將馬曰琯比作元代昆山著名文人顧阿瑛,《清史稿·文苑傳》還有馬曰琯傳。
  “揚州二馬”素有石癖,比如小玲瓏山館,是“揚州二馬”的寓居地和藏書樓所在,便是得名于馬曰琯收藏的一方大型玲瓏剔透的太湖石,也是一方歷史名石。小玲瓏山館在太平天國時毀于兵火,直到2016年1月才移地重建而成,也是揚州東關歷史文化旅游區的重要景點,包括看山樓、藤花庵、叢書樓、覓句廊、透風透月兩明軒、紅藥階、石屋、清響閣、澆藥井、梅寮等十二景。其中,“小玲瓏”殘石尚存于看山樓之中。
  “小玲瓏”殘石為太湖石,高約二米,周身殘破多處,雖有幾處孔洞,但也并無珍奇可觀,只是上面的題刻還清晰可辨,彰顯出其不凡的身價,其中上部留有篆書“玉山高并”(杜甫《九日藍田崔氏莊》有“玉山高并兩峰寒”之句),以及楷書“小玲瓏山館馬氏清供”和“玲瓏山館”印款字樣。建國后,這方殘石曾經被有識之士置于史公祠(當時的揚州博物館)“留云”小院之中,小玲瓏山館重建之后才移至新址。
  “小玲瓏山館硯山”為端溪石所制作,不同于一般硯山。所謂硯山,是取自然平底、峰巒起伏而又有天然硯池(也有加工)的天然奇石——明代鑒賞家高濂《遵生八箋》(卷十五)提到“大率研山之石以靈璧、應(英)石為佳”,作為硯臺的別支。硯山相傳是五代十國南唐李后主創制的——北宋米芾《研山銘》附圖“寶晉齋研山”,據傳就是李后主遺物。
  李后主雖然是個亡國之君,但才華橫溢,工書善畫,他潛心文房器玩制作收藏,所謂“文房四寶”的品牌就是由此發端。硯山的出現,既是李后主不遺余力于文房器玩搜求的必然結果,也是魏晉以來(特別是唐代)奇石搜玩之風發展的一種表征。
  眾所周知,唐代乃至以前賞玩奇石的主要對象是園林峰石,賞玩案幾供石從宋代開始才蔚然成風,而唐宋之間所出現的“研山”,正好是該期間的一個重要過渡形式:一方面,它將玩石的對象由庭院轉移到案幾,另一方面又將玩石列入了文房器玩范圍,以后奇石一項便廁身于文玩之列。所以,硯山在賞石文化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不過,早期的硯山似乎更看重賞玩功能,而忽略其實用功能——有的甚至不再講究有無硯池。因為像靈璧石、英石一類質地較硬的奇石,大都下墨而并不發墨。硯山,成為了山形景觀石的代名詞。
  回到這方“小玲瓏山館硯山”,雖然形狀和紋飾都加工過的,而且既然是端溪石,畢竟還有實用功能,但卻是取樣于自然天成的硯山,也是一種山林之思和返璞歸真。 (圖片均為作者攝)

老品牌平特一肖13期谁